文案: 题记:你在我的左边,我在你的右边,他在我的无处不在……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 段亦宏常常说小陶是不可以随就这么盯着看的,眼睛会被烧伤,因为灼灼其华。每当这时候小陶就会出一副我是文盲我怕谁的表,说:我听不懂啦,别给我掉《诗经》。 于是段亦宏就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你听不懂怎么知是《诗经》。 某文盲大剌剌的挥手,说:我听你说过!然也不管段亦宏想说什么,自顾自的嘀咕:什么嘛,桃之夭夭,还一树桃花呢?我看起来很像个丫头吗? 段亦宏于是语塞,谁敢说小陶像个丫头呢?谁敢呐?至少他是不敢。 小陶大名陶涛,高雄老街拿着这个名字去问,没有人不知的,没什么别的优点,就是能打。号称打遍十三街无敌手,国小还没毕业就已经是一方人物,到高中几乎就没什么机会出手了,说一句陶陶到了,基本也没人敢再吱声。 这名声听起来实在有点冤枉,其实小陶是正经孩子,他不混黑,成绩不好不,在家里乖得很。他亩札现札开着一间牛面的小摊子,收入虽不算丰,但足够子两个开销,子过得也算滋安稳。只是老城区里总有一些藏在黑暗里的豹利分子,小陶的脾气偏爆,终于有一天和人打了起来,那时候还小,国小四年级,发时就敢抄凳子砸人,架虽然打输了,可是名声留下了,过了几天街角一个武馆的老师傅过来看人,骨头留下四个字:骨格清奇。 于是从此之,小陶就成了武馆里不要钱的那个子。

MINWENS.COM
请记住 敏文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左右之间第 1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