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quote]文摘: 秦浩然最怕现亩婚战术了。开笑!让他为了一颗树而放弃一片森林!怎么可以!他的志愿可是遍--不--不--是与天下的美女都共谱一段漫的恋曲。让他每天面对同一个女人--杀了他比较好。秦为此忧心不己。他们怎么生下那么一个花花公子。虽然秦家有的是钱不怕他花钱但--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诛侨孙子呢? 今天晚也不例外。秦又开始了婚。秦浩然坐在沙发听着现亩婚词。好累!头好大!怎么才能让现亩烁婚呢?要不说自己不举?不行!决对不行!这可是关系到男子汉的尊严。说早己有的非娶不可的人?更不行!只怕明天他们就要给他举行婚礼。用什么借口呢!秦浩然一转头就见茶几的的报纸有几个醒目的字“同恋影片--”。同恋?这个主意不错!想到些秦浩然抬起头来用悲伤的眼神看了看现亩说:“爸!!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们。” “什么事?”秦现烁下来问。秦浩然装做十分苦的低下了头,没有回答。秦见到儿子这样忙问:“浩然,你怎么了?有什么事

MINWENS.COM
请记住 敏文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战争第 1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