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从那里走来。 蒙马特的夜,倾斜,极致,袤。 他点了三次机。他点燃一只烟。 灰小猫躲藏在墙角,拱起子向着他观望。 他靠近它,相似的凛冽目光,穿越夜的处,静默对峙。 于是,它向着他臣,低下尖尖的脑袋,蹭向他的边。 他蹲低诲骤,是致的温暖绒毛,在暗的路灯下闪现灰浊的泽。 空气里散腐浑的残气息。 他站起。他继续行走。 背档专润的台阶曲折地向远方,有着路途的隐喻。 他回头望了来时的自己,依然蹲在那个角落,蜷起子,张着警醒的眼目,向着他钝重凝望。 于是转了,黑诀来在冷灭里下一告别的影,是举起了右手,向着那个潜伏在暗处的自己怔挥别。 于是。 他的故事在结局处重新布开…… 他曾说,Jet’aime。 他将说,Ugonnadie。 很忧伤的文字,整篇文章看起来就像是在听一首忧伤而缓慢的歌曲,虽然是忧伤,但是很人!

MINWENS.COM
请记住 敏文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一株迷迭香的倒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