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出差已经走了五六天了,周末,我实在闲的无聊,所以组织了点儿娱乐活。 “先打南不输钱。” “再打北,不悔。” 屋子里传出吆五喝六声,是了,这就是我所一手组织的陶冶大众、娱乐心、又普及率极高的文——将是也。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,好容易没人管了,本想借着周末豪赌个通宵,可谁知天不从人愿,才支了还没一把,就有人来搅局。 “赵大?您怎么来了?”开门一瞧,不正是居委会主任赵大。 “小儿几个摆了——”赵大抻着脖子往里瞅了瞅,然一本正经地拿带着大箍的胳膊一叉,“儿我不管,可先说好了,不准赌博。街掸侨可有规定,不许聚众围赌。可别说大没提醒你们,要是不听话,那没说的,让片儿警带你们几个去派出所蹲个半宿再出来。” “哪能呢——”我连忙陪笑,“我们儿几个就是没事儿解解闷儿,不钱的。您老人家放心。”小侦缉队真不是吃闲饭的,怎么我们饭绦才抓牌这档绦就有门抓赌的了。 走了主任,兄几个计着,钱的是不敢了,怎么着也不能在居委会的管辖范围内小瞧大爷大的能。可是不带点儿彩头多没意思,想来想去,还是王家老二出了个主意:把窗户全打开,谁输了就脱件裳。虽然天儿渐渐的暖了,但还处在寒撩翘乍暖还寒时候,这个主意——损! 赶巧,我那天手气怎么就那么背!四圈牌没开和早脱的就剩小衩了。

MINWENS.COM
请记住 敏文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哥儿俩好2